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望神洲

讲讲生活,谈谈养生,论论集邮,忆忆过往,交交朋友,笑笑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小学鸡时就对邮票有了兴趣,中学跳皮捣蛋都没忘了邮票,可惜红卫兵“破四旧”粉碎了我的青春集邮梦。青年下乡听党话不集那资产阶级的邮!到HK为生活只有看邮票的份,壮年后才懂得在异乡也能集邮,集邮人生有玩有乐也有趣……

网易考拉推荐

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  

2014-04-01 09:36:13|  分类: 我的集邮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我的集邮藏品__4 )  
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 - 西望神洲 - 西望神洲

    图中是我手中的大龙3分银各种类邮票,上排单独那一枚为我的____孤品____光齿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

大龙邮票和所有邮票一样有“母模样票”、“试模样票”、“试色样票”、“试版样票”等样票,但绝大多数邮票的这些未发行票种都为发行机构内部审批用而没有外流,而大龙是极小有这些票种外流的邮票,这些外流的未发行票增添了大龙邮票的讯息和精彩。但大龙邮票有一种集邮界所知甚少,在世界芸芸众多的邮票中独一无二的票种____“封标样票”,令大龙邮票更充满独特而神秘!

马任全的《中国邮票图鉴》讲述大龙样票中,有这么一段形迹“封标样票”:“1分银、3分银、5分银票,都有用稍黄的厚洋纸印刷的。这种纸在当时用来黏贴在装邮票的纸封上,以表示此纸封内为何种票品。”

陈兆汉的《中国邮票图鉴》讲述大龙样票中,是这么描绘“封标样票”:“4. 三种面值印于稍黄之厚纸,无齿票乃当时贴于盛放邮票之封袋上,用以表示内载邮票之种类。”

刘肇宁《漫话大龙邮票的样票》中,是这样提及“封标样票”:“大龙邮票面值3分银见有封标样票。封标样票是指贴在包装邮票袋封上,印有袋内邮票图案的票。这种大龙邮票的封标样票见有两种,即印于米黄色薄纸和较厚黄纸,前者曾出现于美国集邮家施塔遗集中;后者曾藏于台湾省集邮家黄建斌遗集中。”

在“百度”搜索“大龙样票”,有这样的描述:“3分银封标样票 刷红色,打印在米黄色纸上,无齿孔。据有的集邮家考证,这种封标样票,1分银、3分银和5分银均有,系贴在大龙邮票包装纸上,表示包装纸内的邮票种类,而迄今只发现3分银封样票1种,为不见经传之品。”

多编讲及“大龙样票”的文章中都有讲及大龙的“封标样票”,但都说至今至今只发现大龙3分银有此种“封标样票”。其实正如马任全和陈兆汉的《中国邮票图鉴》描述的那样,大清邮政竟然有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就有1分银和5分银的“封标样票”!只是至目前所知曾出现大龙3分银米黄色薄纸在施塔遗集中,以及大龙3分银较厚黄纸在黄建斌遗集中而矣。但集邮界却勿略了姜治方的一枚大龙光齿1分银旧“封标样票”!请看姜治方的《集邮六十年》,(二十)“论航邮首推缪吕 集大龙我过百枚”一文中,有这样的讲述:“在这次买的大龙票中,有一枚光齿一分旧票十分特别,纸质奇厚,简直像马粪纸了,我后来回国,曾交陈复祥、陈湘涛两位邮友过目,他们也说从未见过这样的纸质票,这枚堪称奇品。”姜治方这枚称为奇品的大龙光齿1分银旧票其实就是“封标样票”!只是当时的集邮界沟通没有现在的方便,这些名集邮家当时压根就没有知道大龙邮票竟然会产生出一种它独有的票种来!当时集邮界就没有“封标样票”这样的资料及其确切的名称。姜治方的邮票文革期间由他大儿子为救父全部捐献给了国家,这枚大龙光齿1分银旧“封标样票”孤品应该在国家库存着!

上述3枚大龙“封标样票”都是孤品!一为施塔的“大龙3分银米黄色薄纸”,再为黄建斌的“大龙3分银较厚黄纸”,其三为姜治方的“大龙光齿1分银旧厚马粪纸”( 应该为“较厚黄纸”)。“大龙3分银米黄色薄纸”和“大龙3分银较厚黄纸”都没有具体说明有齿还是无齿,从“百度”描述3分银封标样票中说是刷红色,无齿,相信是这2枚票的论述。大龙种类众多的票中,这种“封标样票”存世最为稀少和最神秘,至今为集邮界最难研究的大龙邮票票种类。此3枚大龙“封标样票”各具各的精彩!但姜治方的大龙光齿1分银旧“封标样票”,印证了马任全和陈兆汉在邮票目录上所预列的“封标样票”陈述,凸显它更具价值!

笔者看过一编讲述大龙“封标样票”产生的文章,现在找不着此文了,记得大概有这样的描述:每一包运送到邮政局的大龙邮票上( 版票包装 ),都粘贴有一枚“封标样票”,表示包装纸内的邮票种类。邮政局职员为了贪取这枚没有帐目记载和可查的“封标样票”邮资,把“封标样票”取下贴用于顾客邮递的信上去使用。所以,“封标样票”的流出都为被使用过的旧票……

从上述的论述,大龙流出的“封标样票”应该大都为旧票、无胶,分有齿票和无齿票,用纸为米黄色薄纸和较厚黄纸,以用纸与正式发行的大龙邮票明显不相同作区别 (“百度的“3分银封标样票 刷红色”,与原票刷暗红、浅红、朱红、深朱红色可能有别?)。也从分有齿票和无齿票,证明这种没有正式发行的大龙“封标样票”随着大龙邮票的多次添印而增补需求,产生出厚薄不同的纸张和无齿、有齿的“封标样票”,这证明了它不同的印制时间而产生不同的票样。也证明“封标样票”的存在因繁复、弊端,而随着记录、印刷术的更方便性令“封标样票”成了大龙邮票的独创和唯一,说明了大龙邮票的制作虽然空白却十分认真,百多年过去至今仍难于被犯罪份子所仿制 ( 只要集邮者掌握大龙邮票的凸版印刷、纸张、油墨、老化等特征,以及尽量到世界上有信誉的西方、香港邮票拍卖行处购买。)。

笔者收集大龙邮票中,无意中收集到一枚____光齿3分银旧封标样票”,图幅22.5x25.5mm,齿度12.5,印色朱红,凸版印刷,无水印,销北京楷体框式椭圆短轴邮戳,有背贴痕。票的所有特征都与大龙薄纸、厚纸3分银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使用米黄色薄纸。此枚光齿3分银旧“封标样票”,是1996年7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Sahara赌场酒店的邮票展销会上购入的。记得那次向一个非专售中国邮票的美国邮商用40美元的低价购买了一枚厚纸光齿大龙3分银旧票,意犹未尽间试探性询问那邮商还有没有其它的大清邮票,谁知那邮商说还有一枚“假大龙3分银票”!“吓,假大龙邮票”?我当时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假大龙邮票”,马上要那邮商取来一睹为快。我当时对大龙邮票常识很浅,将此枚光齿3分银“假大龙邮票”在放大镜下,我仔细看和对比它的印刷色泽和齿度、图幅都没有错,只是纸质和纸张色泽有点不同。就问那邮商为什么说此枚票是假大龙邮票?那邮商说一看纸就知道了!我再仔细看它的纸,薄纸,色泽米黄,就是领略不到纸张与普通大龙用纸的不相同性,全让它的图案给迷惑往了。那邮商见我睁大着茫茫双眼,却没有看出问题,就很耐心地给我解释:“这枚票的用纸同大龙邮票的不相同,色泽明显较深呈米黄,比大龙薄纸Scott #2厚且硬,比大龙厚纸Scott #8薄且软,纸质表面较普通大龙邮票略粗糙些。我已经多次咨询过好几个售中国古典邮票的邮商了,大家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纸质,书也没有这种纸质的记载,凭它的纸质同所有的大龙邮票纸质不相同,都一至认为这是枚假邮票了。”我还是捧着真假难辨爱不释手!问那邮商卖不卖?那邮商开价3美元,我还他2美元成交。购后多次与各种大龙3分银票作对比,票幅、齿孔、油墨等印刷上,除了纸质和纸张色泽外还看不出有任何差异。图案又不是样票的左爪下有3个小圆圈,与正常大龙票一样无异。多年来自我陶醉欣赏有嘉,坚持认定为一定是大龙3分银真票!就是闷闷不乐解不开纸质和纸张色泽之迷。

随着电脑的普及,邮票网络的大龙邮票讯息不断丰富,笔者此枚大龙米黄色薄纸3分银旧票之迷终于被解开!不经意间竟然收集到一枚____光齿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这可能也是枚孤品,如果集邮界仍然没有再揭露出另外有相同的光齿3分银旧“封标样票”的话。因为施塔的“大龙3分银米黄色薄纸”是无齿票,而笔者此枚一如姜治方的大龙1分银旧“较厚黄纸”票为“光齿”!间接印证了大龙“封标样票”分有齿和无齿,都改写了大龙“封标样票”的历史资料,对集邮界研究大龙邮票提供了丰富的佐证。

大龙“封标样票”早被肯定,并收编在邮票目录。但目前连笔者的一枚计算在内也只是发现了共4枚的纪录,其中3枚是大龙3分银票而且都各自不相同!有厚纸、薄纸,也有无齿、有齿。为大龙邮票中发现为数最少、又最多元化的票种!全为孤品“封标样票”。随着网络的讯息化,这种大龙最神秘的票种可能会继续被发现,希望能有一朝被集邮界所完善。

区国樑

Mar. 31, 2014

 

请再次欣赏我的____孤品____光齿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

图中是我手中的大龙3分银各种类邮票,上排单独那一枚为我的____孤品____光齿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下排左1是薄纸大龙3分残票、左2是光齿大龙3分银票、右2是薄纸大龙3分银票、右1是毛齿大龙3分银票。

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 - 西望神洲 - 西望神洲 
大龙3分银“封标样票” - 西望神洲 - 西望神洲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