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望神洲

讲讲生活,谈谈养生,论论集邮,忆忆过往,交交朋友,笑笑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小学鸡时就对邮票有了兴趣,中学跳皮捣蛋都没忘了邮票,可惜红卫兵“破四旧”粉碎了我的青春集邮梦。青年下乡听党话不集那资产阶级的邮!到HK为生活只有看邮票的份,壮年后才懂得在异乡也能集邮,集邮人生有玩有乐也有趣……

网易考拉推荐

乘兴而去 败兴而归  

2011-01-06 15:20:26|  分类: 疯狂年代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20石井海军仓库抢枪纪实

疯狂年代的回忆____15

 

    那是1967820日发生的事。

四十多年了,日期记忆得那么清楚,主要是因为那天全广州各大山头的旗派组织几乎全部出动,先后分批前往郊区石井海军仓库抢枪。其中陆路部分车队途经三元里时遭遇东风派有计划的武装伏击,发生了广州文革史中有名的8.20惨案。我们当时走的是水路。

    在此之前,我校的旗派组织由于还没有夺得任何的武器装备,不得不和其它单位的旗派组织一起撤离了白鹤洞地区,临时跟广钢工革联和八中的旗派组织同驻广州工革联总部____黄沙铁路南站货运仓库。那天早上三时多,我们的三、四十个同学被通知今天去参加抢枪(但到什么地方抢枪是保密的)。跟随着大批人员从南站出发,列队到邻近的黄沙码头乘坐渡船。每艘渡轮乘坐约有六、七十人,渡轮的顶层驾驶舱上都有几个持有步枪或机枪、冲锋枪的人员负责警戒。约四时多,天仍然没亮,载满人员的六、七艘单层渡轮只打开航行灯,乌灯黑火下穿过珠江大桥往西进发。

    我是第二次和同学们一起去参加抢枪行动,第一次是到鹤洞地区西朗村派出所抢枪 (另文西朗派出所抢枪叙述), 但有些同学是第三次参加集体抢枪行动了。同学们在船上跟我讲述前几天参加抢枪行动中悔之莫及的事:也是半夜里摸黑出发,同学们与其它学校的同学一起乘车到佛山市的佛山地区武装部抢枪。在路上,其中一头头叮嘱同学们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能随便私自行动……在打开武装部枪械仓库大门时,我们学校的三十多个同学全部都冲在抢枪队伍人群的最前面。哗,什么各式机枪、冲锋枪、步枪琳琅满目,起码有二百多支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可我们学校三十多个同学对着这些朝思暮想 的枪械就是不放在眼里,都听命的跟随着头头跑,没有一个顺手牵羊先夺取一支再说,只争朝夕顾着和头头一起找寻手枪!结果整个武器库跑遍了,都没有找到任何手枪。当头头吩咐马上回头夺取冲锋枪和步枪时,所有的枪械全让后来拥进武器库房的其他中学同学高高兴兴夺取而去了。最后连手榴弹、甚至子弹都没拿到一枚! 同学们说起来真后悔的要命,都怪责这个头头在行动前吩咐大家集中力量搜寻手枪造成的后果。同学们说的目的,就是提醒要吸取教训,约定大家都不要再像到 佛山地区武装部那样只顾着搜寻手枪,今天得见到什么枪就夺取什么枪,夺了再说,我们首先要武装起自己。不过,这次那头头也不敢再提什么一切行动听指挥 了,他也知道同学们心中的怨气。

    航行了一个多小时,天早就亮了。在渡轮上,我们已被告知今天到石井海军仓库抢枪,并交代了行动的纪律和注意事项,特别提醒严禁抽烟和带火柴,严禁撞击物品……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航行,到了一个地方名称叫龙门的渡轮小码头,几艘渡船泊在一起,我们先后上了码头。

    我们的同学马不停蹄的走在队列的前面,在河流护河堤坝上赶路。约走了约十多分钟,在一个码头的河岸边上,有铁丝网围墙的几座高大的仓库建筑物前,围墙的四周都有突出的军营了望塔,围墙周围都写有严禁烟火巨大标语及一些细小的红色毛主席语录,一看就知道是军队的仓库。

    但我们到时已经大门敞开,人声鼎沸,不少同派别的人员已经从陆路乘车比我们早到了,他们已一箱子一箱子的往外搬了,往外抬了。我们赶紧进去,十多个海军军人在仓库大门上举着毛主席语录在喊话,我们那会听,只管一股劲只往仓库里跑。我们进入的仓库,军人举着毛主席语录在劝导,人们才不理会,都在搬56式枪械使 用的子弹。一问,他们早就到了快一个小时了,至今仍然听不到有人找寻到任何枪械,无聊之下只有搬子弹了。我们赶紧往别的较人少的仓库跑去,仓库里一些海军军人也一样举着毛主席语录在劝导,但人们就是不听,把一排排的箱子撬开,找寻抢支。我们什么工具都没有,只跟随着有工具的人去搜寻,搬箱,撬箱,打开一看,都是大口径枪弹和炮弹。解放军对我们的冒失看傻了眼,担心我们动作过猛引发意外,但他们除了哑着嗓子读毛主席语录外,毫无办法阻止……

    中午了,我们也开始筋疲力尽了,从自来水管中喝些生水,满脑子失望……

下午一点多,折腾得早已没有了力气,同学书包里都只装满56式枪弹、大口径枪弹和雷管,跟着撤离的人群离开了海军仓库。离开时,大家甚至连小口径炮弹也不放过,能够搬就搬!一群一群人像散兵游勇般七零八落散布在河堤上,沿途地面还有遗漏的子弹、炮弹……

约下午三时左右,渡轮启航返城。

    当晚,回到广州铁路南站驻地,听说最后的渡轮在回程途中遭遇到堤岸边上东风派郊贫联伏击的消息,也听说到陆路车队有部分车辆在三元里遭遇到东风派地总和主义兵伏击的消息……

    我们的同学并没有顾得上庆幸自己能平安归来,相反还一直陷在连续两次抢枪失败的懊恼失望中,更埋怨组织头头见枪不拿的不智决定,导致本组织至今没有任何枪械可以防卫,对将要面临的严峻的武斗形势感到惶恐不安……

   8-20事件是广州文革中最惨烈的武斗死亡事件之一。作为当时分头赴三元里抢枪的各路造反派队伍的一支,我们的路线不在东风派的主要伏击圈内,侥幸逃过一劫。特作此记。

Danny

Jan. 06, 2011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