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望神洲

讲讲生活,谈谈养生,论论集邮,忆忆过往,交交朋友,笑笑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小学鸡时就对邮票有了兴趣,中学跳皮捣蛋都没忘了邮票,可惜红卫兵“破四旧”粉碎了我的青春集邮梦。青年下乡听党话不集那资产阶级的邮!到HK为生活只有看邮票的份,壮年后才懂得在异乡也能集邮,集邮人生有玩有乐也有趣……

网易考拉推荐

疯狂年代的回忆____一场乱哄哄的造反派闹剧  

2010-12-11 18:27:44|  分类: 疯狂年代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乱哄哄的造反派闹剧

——六七年白云山空军基地抢枪纪实

 

那是19686月底的事,广州二派群众组织互相间矛盾加剧,大武斗有再次恢复的可能,二派群众组织再度有组织开始去抢夺解放军的枪支弹药。

我们组织虽然已经抢夺了解放军6支枪及一些弹药,但仍旧感觉得不能满足防卫的要求。一天,组织头头何某通知我们大家,今天傍晚参加红司和工革联的联合抢枪行动,吩咐我们准时回到外贸大楼集中。

傍晚,我们坐上准备好的公共汽车出发,公共汽车载着我们三、四十个同学在市内左转右转,走走停停,大概在联络其它单位的车吧。终于,有十多部公共汽车载满着人共同出发。至此,我们也不知道目的地是那里。

汽车转入解放路,往北行驶,越过越秀公园正门,我想可能到白云山空军基地了?

果然,我们这排公共汽车从白云山空军基地的大门进去,门前十多个没有任何武装的解放军在门口二傍无奈地望着我们的车队,不作任何的阻拦让我们一车一车的进去。

我 从没有近距离看到过战斗机或其它飞机,我到外张望着。汽车缘着飞机跑道傍的林阴大道前进,天色也开始快黑下来,远处一架架战斗机排列着,汽车并没有向排列 着的飞机方向走,我盯住飞机在欣赏,车载着我们走过整条飞机跑道和停泊飞机场,往山沟里走。远离着飞机跑道,在一遍树林中一辆辆公共汽车排列着停下。我们 下车前,头头吩咐我们:一切行动要听指挥!

下了车,看到很多乘其它公共汽车一同来的人都一窝锋急着往一个在山边大礼堂处跑,头头也吩咐我们赶快冲上去。这下,我们的同学一下子就跑乱了。汽车不停的到来,人也争先恐后的往山坡上的大礼堂跑……

我 几年的学生生活都在学校泳队受训,体质强壮,这短短百多公尺上坡梯级路自然很快就冲进去大礼堂。在大礼堂上已经有近百人冲了进去,大礼堂上的所有坐位都空 空如也,没有人坐,是一个千多坐位的开会表演形大礼堂。舞台上灯火通明,约有百多个排列整齐成约五、六排的解放军,都背着墙,面向着礼堂坐位,全副武装的 在台上集体唱毛主席语录歌。解放军全都有背着子弹袋、步枪都背在身后,所有的枪口都向下,没有上刺刀。而冲锋枪都背在身前,在冲锋枪弹夹前枪口向左上方双 手护着。中央有几个佩戴手枪的部队干部,最前排和边缘上的解放军都没有武器,手挽手的保护着有武器的解放军,他们都在集体悲壮地唱着革命歌曲……

人 声鼎沸,原来有几十个一起来抢枪的人开始吵吵嚷嚷地起哄爬上大舞台上,慢慢地越来越多,那情景像蝗虫一样糊乱地爬上去,都来得及从侧门涌进大舞台。二侧上 舞台的侧门聚集着谁也不让谁、谁也不理谁的一群群人群,乱糟糟地争先恐后涌上舞台。冲上了舞台的抢枪人群越来越多,比舞台上的解放军多得多。完全没有了任 何秩序,你争我夺地拉开前排没有武器的解放军,去抢夺后排解放军手中的枪支。中间地方最乱哄哄,争夺那几个解放军干部手枪的地方最激烈,结果那里人山人 海,你争我夺,几群人围在一起拼死地你争我夺,争得人仰马翻,天翻地覆……

舞台上的武装解放军完全不理会像蚂蚁一样蜂拥而至的抢枪人群,也不理会冲上大舞台一群群在争夺的人群,一群群冲击他们的人群,更不理会被拉离队伍的解放军,照样悲壮地唱着他们的革命歌曲,像是等待着被猛兽吞食前无力反击的嘶叫……

三、 四百个一起来抢枪的人群在大舞台上像饿狼一样围猎着解放军身上的武器,解放军手挽手,誓死不从。有人抢到了枪支,却被后继蜂拥而至的人们一窝蜂拥上前去争 夺。舞台二则涌入了舞台的人群也开始发狠,一个个武装解放军被拉出,枪支被抢夺,但随后上舞台的人却不是去抢上前去抢夺解放军的枪支,而是见枪就抢!顿时 舞台上成了一群一群你争我夺,自己人抢夺自己人的群斗,在争夺枪支的人群完全失去了理性的自我争夺中。抢枪人群在冲入解放军的队伍里抢夺,把解放军前二排 和二侧的解放军全部冲散了。把拉离了队伍的解放军解除武装的过程中却二三十人围剿在一起,那情况被围困在里面的人,压根就没有办法去用力抢到枪支了,即使 有七手八脚都无法争脱出去。有人把枪支千辛万苦抢离了舞台,却在舞台下又被一群一群人抢上前去争夺。顿时间舞台上、舞台下到处是一群群互相争夺,互相撕咬 的人群。也有好几个人同时拿着枪支死不愿放手,互相间都称自己是第一个取得者,形成骂战互不相让……

解放军沙哑的军歌声,伴着吵吵闹闹的争夺声,一群群毫无理性在互相争夺中的人群……

我 算比较早冲进大礼堂,但也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了前列。我和一个解放军战士面对着面,他的手和我的手都在握紧着他身上的冲锋枪,他和他的战友们照唱着 歌,即使头上的军帽早已被人抢去,他毫不理会我的行动。其他人的手也不停的从身后伸过来要抢夺这支冲锋枪,你推我撞,都想挤上前来撞掉我。我费劲地喘着 气,衣服早就被撕破了,人群用力争夺的汗水臭气薰得我喘不上气,把我压得身上顶着冲锋枪的刺痛。我和身后的几个人一发力,那解放军无法不和队友分离,衣服 也被扯得七零八落。但我们发力的后退空间有限,发力后又被后面推上前来,那解放军又再被推了回去,左右二侧的解放军都是这样地轮番受到拉扯。我和那解放军 往往成了一个人球,不停的受到挤撞拉扯,但双手死死和那个解放军同时抱着那支冲锋枪就是不放!有好几次左右的人一起发力,几个解放军被我们拉了出来,冲锋 枪也从他颈头上拉扯了,但那解放军就是冲上前用手拉着枪带不放弃。那个解放军一直在喘着气,使劲地保护着他的冲锋枪。我不想放弃,我仍占主导地位,想着一 旦抢夺到枪怎样地离开,我为难着没有发力去抢夺。一次左右拉扯中我被后面的人使劲地摔开了,我知道自己很难再回到原先的位置上。我看着这几百个一堆堆争夺 中的人群,叹息着。我知道即使抢夺到了枪支,我都无法离开这里!我在解放军面前看到背后一群群饿狼,一群群互相啃咬的饿狼,我争扎着痛心地放弃了我的任 务!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一次次拉扯中从舞台上一群一群的人群中争脱了出来……

几个其它学校的女生用眼神惊讶我怎么会离开人群溜之大吉,我环顾周围一群群在拼命中的人群去回答她们,其实她们就手旁观就是一个最好的答案……

我找到了大礼堂外墙角的水喉,狠狠地喝着水。并不痛心身上补丁的衣服给撕破,我悔恨参加这样的行动,来的都是造反派,行动却连地皮流氓都不如!我在大会堂外的大树下独善其身在喘气,在懊悔着…………

天太黑,除了大礼堂和停车场有灯光外,只有路上微弱的路灯,周围一遍漆黑。否则我真想利用这样的机会去看看心目中的战斗机。

我一个人在大礼堂外坐着,听着大礼堂内的大吵大闹声。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人从大礼堂走出来,也看到一些其它学校同来女生脸如土色的吱吱嘎嘎出来。我在想你们慢慢去抢夺吧,当你们几百人拼死拼活的抢夺后,我喘够了力气再进去抢,也许能成功……

我在水泥椅上坐了很久,看着一个个都汗流浃背衣衫不整的出了来,也一个个都在摇头叹息!一群群人都汗流满面衣不蔽体的出来,也同样的看到全是一群群摇头叹息和肋疲力尽的人们。我的同学惊讶我独善其身在外等待……

头头叹息地招呼我去上车集中,我答应着重新独个儿走进大礼堂。

舞 台上一排排解放军声喉全沙哑的微弱地唱着,但再不是刚来时看到那么威武而整齐,而是被冲击得绝大部分没有了军帽、上身零零乱乱、军服被撕破、有不少被抢去 了枪械。没有了武器的解放军,仍然站在前面保护着后面有武器的战友,面对着撕扯,他们为大部分枪支弹药没有被抢掠去而勇敢地面对着一波波的冲击。面对着冲 击、抢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解放军,只能继续无奈的用革命歌曲去面对。但已非开始时的雄壮和悲壮了,我最后进去时解放军发出的似乎是接近呻吟声了,但 还是集体悲伤地在唱着歌……

舞 台上、舞台下照样还是一群群毫无理性的在自相残杀,自相争夺着,现场一遍狼籍。虽然人数大为减少,仍然有一、二百人在拼死地互相争夺着。舞台下走廊上几群 为枪争论谁属的人群照样仍在争执不休,没有谁愿意放弃。我奇怪这样的互相撕扯争夺了几个小时,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停止的在争夺不休。看着这一群一群自己人抢 夺自己人的争斗,除了再次痛惜、再度叹息。我不想像这些饿狼一样的失去理性,我不希望自己加入这样的人群中去,上演这样一出丑恶的闹剧……

我最后一个上车,头头和同学们都在埋怨我明知无法抢到枪还迟迟才到。同学们都衣衫不整,这成了努力过的象征。大家都取笑我在这样的你争我夺之下,还在发其抢枪梦……

半夜了,我们的车确定了人数后开车离开白云山机场。我看到车场上大多数的公共汽车都坐着不少人在等待着准备开车离去……

大 家都看到舞台上一百多支枪,大家都想抢到枪,解放军都不还手去任其我们去抢枪,可就没有看到有人抢到枪!我和同学都空手而回,我看到离开大礼堂绝大部分一 起去抢枪的人都空手而归!这次的广州造反派抢枪行动的最终结局怎样,随着一辆辆车离开不得而知。但我想最终一定会有抢到枪支的人,只是我心目中藐视这些胜 利者……

同 学们都气愤地议论纷纷,如果组织者能够作另类安排,或者按排以参加人数去公平分配所抢夺的枪支,那么就不会发生造反派间互相抢夺的事情。因为广州空军政治 上倾向造反派,去白云山空军基地抢枪的整个计划,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广州空军上层和造反派上层早已沟通好、并安排好的抢夺部队枪击的行动计划。因为整 个政治大气候不可能部队派枪给文革的二派,只能是文革的二派去抢夺解放军枪支,而支左部队只有选择支持的派别去暗中沟通支援,部队间不可能明火执仗支援地 方派系。从我们目标明确的大摇大摆的开车进白云山空军基地,到停车场,冲进大礼堂,持抢解放军在舞台等待抢夺等等,都是刻意的安排。解放军并不阻拦我们的 任何行动,舞台上的解放军虽然固执地在保护自己的手中武器,尽量不给我们抢去。但当我们去抢夺时却没有作任何的还击,也没有基地上其他的解放军来增援,只 是个人誓死保护自己的武器。也许,大家都只管去抢夺解放军的武器,不作那互相争夺。那么,我们都起码能抱着十支八支枪和弹药回去……

Danny

Dec. 11, 2010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