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望神洲

讲讲生活,谈谈养生,论论集邮,忆忆过往,交交朋友,笑笑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小学鸡时就对邮票有了兴趣,中学跳皮捣蛋都没忘了邮票,可惜红卫兵“破四旧”粉碎了我的青春集邮梦。青年下乡听党话不集那资产阶级的邮!到HK为生活只有看邮票的份,壮年后才懂得在异乡也能集邮,集邮人生有玩有乐也有趣……

网易考拉推荐

被“联防”追杀  

2010-11-10 20:04:32|  分类: 疯狂年代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狂年代的回忆____广州联防之三

 

在广州大武斗的日子里,我和一些同学那时思想意识上跟着毛主席,党中央闹革命,天不怕,地不怕。

全市居民区一直处在“联防”的环境中,随着二派武斗的升级,“联防”人吓唬人的闹剧也从疯狂中开始滑落,但民居中的敲锣声、敲打金属声和叫喊声仍会发生。每晚各个民居街道上仍然有武装“联防”巡街,但民众普遍已经没有了吊“劳改犯”那几天那么紧张和担惊受怕了,泮塘的闸门也延迟到快近天黑才上锁关闸 ( 5点钟左右)

我和一些同学与西村西焦煤场的造反派工人关系很密切,那天和一同学从西焦煤场天黑前才赶回家,天边还露出一片日落的红霞。我从近珠江大桥的荔湾湖公园方向回家,准备走过河涌的小路,不用通过已经上锁的闸门,那里的民居认识我,只有本地居民才知道这段极巧窄的小路。走开始入黑荒无人烟的荔湾湖公园,我同学手拿着一个工人给临时防身的手榴弹,我拿着上了膛、打开了保险的52式手枪,即使近家,也毫不放松。遇到大些的树木花絮,都会极警觉,随时会鸣枪杀戮。

在荔湾湖公园大路上刚走到对着民居的河涌边,约三十多米的距离,突然间河涌对岸民居中有人高叫:“有劳改犯吖!有劳改犯吖!”我马上叫:“我住泮塘呀!”跟随着有大量声音加入乱哄哄高叫:“有劳改犯吖!打劳改犯吖!”敲锣声、敲打金属声和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响彻云霄,我解释的叫声早给巨大的敲打声和叫喊声给淹没了。马上周围住家锣声喧天,喊声震耳……没有让我和那个同学商讨,就听到民居中有不少人集中的喊杀声了。我和同学知道处在很危险之时,无法解释与对抗,开始快步退走。没想到从河涌对岸上冲杀出近百震耳欲聋的武装持械的联防人群来 ( 退潮汐时河涌的水很浅,甚至能见河涌底,只有半尺涌水。),边冲边叫喊着:“杀劳改犯吖!杀劳改犯吖!”这些冲过河涌来的人群手持钢钎、木棍、大刀等武器,边冲边向我俩扔石块……

我俩一惊,马上拔腿就跑!落山的红霞也吓得一下子跌得没了踪影。说实在,我俩都是学校长短跑名将,谁都不容易能追上。但有零星的石头猛砸向我们,身后的大群嗷嗷怒叫的联防拿着钢钎和刀棍发穷的追来,距离约三四十米远,我边跑边回头。我手中有枪,胆也大,心一横,一转身站定,面向着怒不可遏冲前来的大群联防,手中的手枪向着这群人头顶上方“砰!”“砰!”响了二下震撼人心的枪声!站定用枪指着马上原地不动的惊慌人群。

我在这之前半夜的一次35中事件中,枪战中拿着一支没有子弹和枪栓的七九步枪带着一个女同学落荒而逃,荒无人烟的上下九马路上担心遇到对立派组织,那死城般的上下九路,不时传来的35中枪声,真令人胆颤心惊。想临时躲进大街小巷,通常市民都比较同情旗派,定会找到收留的人,待天亮才回黄沙工革联总部。但一路上几条街口的联防铁闸都上了锁,所有几个街口在探头探脑的联防人员远远一见到我俩的人影,吓得鸡飞狗走,人影也不见,偶而见到一个人影,露眼看到我手中的七九步枪,也像惊弓之鸟马上逃之夭夭躲避起来,这个印象令我知道联防人员和一般民众对枪械的恐惧感极深。

再者,我俩被石头打到,或被追上,一定被这大群狼虎之众的联防不问情由被打死,面临生死刹那间怒不可遏的响枪警告,希望可以吓阻这群乌合之众。

顿时被这二下枪声震慑得令所有愤怒冲杀中的大群“联防”人群都惊恐万状,惊愕得全都同时停步,也同的停止了叫喊声!附近居民区的拷打锣声、妇儿叫杀声也都一下子全部突然间消失!只有远处的锣声零零星星的慢慢才停下来。我俩面对这一大群乱糟糟的乌合之众立时对垒了起来,静得连蚊子飞近的声音都听到。我用枪指着那群人,高叫:“咪再冲过喱吖,我会对人开枪架!”( 广州地方语言,意思是:别再冲过来,否则我会对着人开枪!) 我的同学站在一傍也高举手中挂上了环的手榴弹作要协。我刚喊叫完,顿时全部冲杀出来的近百“联防”人群慌作一团,马上慌作一团乱哄哄的往回仓惶逃遁,从河涌退了回去……

说实在,我当时完全有向继续冲上前来的持械人群打出枪内所剩七发子弹的冲动,我同学也会砸出手榴弹后才逃离的准备,如果这群“持械联防”中有不怕死之徒发难,一定会产生非常可怕的后果……

跟随着居民区里的拷锣声、“杀劳改犯吖!杀劳改犯吖!……”叫喊声却从新再度响起……

我俩只好再回西焦煤场,过中山八路,走上黑夜不会有人有胆量行走的珠江大桥架高铁道。我仍然拿着上了膛的手枪,我同学仍拿着扣着环的手榴弹相隔十米八米随后警觉地跟着。临高望广州城,一遍漆黑,不时远处几声抢声、敲打的锣声、惊惶的叫喊声仍久久伴随着我俩惊魂亡命踏足在那苍凉腥风血雨广州一角……

Danny

Nov. 10. 2010.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